草原上的拾荒者

早该做出一个决定,一个和以前一样的决定。

刚拔出来的萝卜是活萝卜 那么凉拌萝卜尸?

昨天在g管家买个号,看号主一不回复留言二不私信还以为此人已经放下世间杂念脱坑了。结果今天上线立刻收到了原号主朋友的私聊,问我先是问我打不打大型本,我这条咸鱼立马拒绝了,然后又问我你不打本买号干嘛,然后我就说了一个咸鱼的不行的理由。
我正奇怪为啥要问我这些的时候,他朋友告诉我原号主把号挂上以后忘了…忘了,忘了,忘了,今天下午突然不能上号才发现卖出去了。
大兄弟这还能不能行了!这剧本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!这号上的不是你从公测开始养到现在的亲儿子吧!
之后我被拉近了他们的亲友群里,听了一大堆很污的话…
总之原号主现在开心的拿着钱玩舰女人去了…
买号附赠部队亲友团,有趣

我也想知道

他开着车,带着他的一家人。
他的妻子坐在副驾驶座上,而他的两个孩子在后面的座椅上。
对面开来的车从他们身边经过,带着呼啸远去。
他是一个司机。
他可以将一场谋杀变成一次意外。
杀死所有人,包括他自己,他这么说道,却没有发出声音。
他的手牢牢的握着方向盘。
他看到一辆大型货车从对面驶来。
他想,就是现在,确保不留下任何人。
他的眼眶湿润了。
他握紧双手。
他迟疑了。
货车开了过去,在他的耳边发出短促的“呼”的一声。
他把车开进休息区,拉开车门,猛地从车摔了下去。
他的亲人将他扶起。
于是他知道他错失了一次机会。
但他做了正确的选择。

火化

时隔多年的再次捡起了lof,何等装逼。骨灰一堆堆,谁也不认识谁。

在我的心中

这一天将异常安宁

只有我

沉浸在万籁寂静之中

任凭大火将背后的一切化作尘埃

感受不到袭来的热浪

听不到呼喊

从此之后

再无苦痛

记我与室友的一次对话
我:“我来迟了…昨天晚上4点才睡着。”
室(笑):“我都习惯了。”
我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睡那么晚。”
室:“跟人闹妖呗。”
我:“不对,我们又和好了。”
室:“…你就是贱。”
我:“你说的对,我真是犯贱了。”
室:“你做事一向挺果决的,我还以为昨天中午你那么说,已经无法挽回了。”
我:“我有病…真的…”
室:“同意。”
我:“其实我跟她还是挺好的,都一年多了才闹过一次,昨天晚上我看见她的树洞,别说生气了,高兴都来不及。”
室:“…你看你闹我我都无所谓了…果然都是年轻人啊”

维纳斯(ruseb/sebru向)

撸了一个小片段,想要尝试描写一下ru总和seb正常生活时的样子。顺便问一下大家知道ru总是哪个国家的吗,扶额。

“你认为这些伤疤让你变丑了。”Sebastian靠近了他,Ruben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“你在陈述事实。”他皱起了眉头,感到自己的胃攥紧了,自从那次火灾之后,他就不愿意再让别人观察他,或者,靠近他。但是他不想让seb察觉到这点。
“Seb....”他试图警告面前的这个男人离他远一点,但是Sebastian打断了他:“断臂的维纳斯。”
“什么?”Ruben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有点摸不着头脑的问了一句,但是他很快就明白过来,这有些戳中他的痛处。
“抱歉,我并不是在......你知...

目前为止的(陈年老)坑 


献给我等本命的日系文(然而日系不起来,木哈哈) 

今日有关事项(扩建工程)

旧事重提(防水工程)

埃达(he)

jb牛仔(暂停,故事构思完整,然并卵)

dc姊妹篇(半成品)

恶灵附身同人一篇(已经消失在茫茫坑海之中,亏我写了好多)

fr故事集(那是不可能的)

虽然我很坑,但还是在产粮的!!!

被激发的文艺灵感 支援挨打hhh

由伤感变幻成的空洞舒展
形成了可读的图案
闪亮淡色蜂鸟纷飞的世界屋脊
他们是两个人
也是两个乌托邦
是爱也是悲
是美也是俗
是离开也是重逢

今日有关事项(五)

费雷登南方防线失陷的第六天,可卡瑞荒原,目的地是南边离这里不远的小镇洛泽林。

我意识到也许我们面临的困难远超我的想象。

尽管这只是我、阿里斯泰尔和莫瑞甘一起踏上漫漫路途的第一天,我却已经深刻见识到了这两个人呆在一起所产生的破坏力,这种势同水火的关系让加在中间的我苦不堪言。

就在昨天,我们告别了荒野女巫弗莱玛斯(原谅我总是不和事宜的想到水果罐头)和她的小木屋,并且带上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客人——莫瑞甘。

说实话,我并不能真正理解这个看似年迈的强大巫女的想法,她掌握着某些让我心神向往的非法环魔法,传统,然而并不乐意告人。她那似人非人的狂野大笑甚至让我产生了她并非人类的想法。

让两个新兵带着“...

1 / 3

© 草原上的拾荒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